德昂洒智: 闪耀在果洛草原的艺术瑰宝

在我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流传着一种独具特色的藏文书法——德昂洒智藏文书法,书法因主要流传于德昂地区而得名。德昂洒智是统称,包括藏文书法和制作笔、墨、纸等物品的工艺。据说,德昂洒智书法始自公元 8 世纪的吐蕃时期,发展到公元 18 世纪,一位名叫洒安旦增的书法大师博采众长,自成一派,形成了如今独具一格的德昂洒智书法。如今,历经几代人的努力,德昂洒智书法已传承近两百年。

8 月的果洛草原一碧千里、翠色欲流。在达日县岭国赛马场,一年一度的达日赛马会正在举行。在热闹非凡的赛马场一隅,一座黑牦牛帐篷里,陈列着许多书写德昂洒智藏文书法所需的用具,以及制作笔、墨、纸等工具的原材料。

丹贝嘉灿和他的学生们席地而坐,他们左手压着垫板和纸张,手心攥着墨盒。右手握着竹笔,时而蘸一下墨汁,认真地书写着文字。在沙沙声中,一排排书体遒劲圆润、清隽雅逸的字体跃然纸上,齐整得宛如刻板印刷。

丹贝嘉灿是达日县德昂洒智藏文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达日县德昂洒智藏文书法的主要推广者。他和学生们到赛马会上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更多的群众了解德昂洒智藏文书法。

一支神笔的传说

传着许多美丽而又神秘的传说和故事。德昂乡,位于达日县以东,是一个以畜牧业为主的藏族乡,在这里关于德昂洒智书法的传说,几乎耳熟能详。

相传,德昂洒智书法缘起于公元 8 世纪吐蕃赤松德赞时期。当时有位名叫白如扎纳的翻译家和书法家,奉命前往康巴地区弘法。在行经达日县德昂地区时,白如扎纳被达日县烟波浩渺的黄河以及雄壮巍峨的山峰所吸引,于是他便将手中的笔抛向了空中,他希望后世有人能够得到这支笔,继而将书法传承下去。自此,达日县德昂地区就有了书法的缘起。

时光荏苒,千年易逝。直到公元 18 世纪,一位名叫洒安旦增的书法家,成为了第一位“捡到”白如扎纳神笔的人。

“洒安旦增以白如扎纳流传于德昂草原的书法和四川德格书法为基础,开创了独具一格、自成一派的洒安旦增书体,简称洒智。洒是取了洒安旦增名字中的第一个字,智是藏文书法的意思。”丹贝嘉灿说。

在洒安旦增的影响下,德昂地区的很多人都相继拜他为师,学习书法。德昂地区也就成为了洒智的主要流传区域。后来,人们便将这种书法以及纸墨制作工艺称为“德昂洒智”。

自洒安旦增创立德昂洒智起,先后经过八代传承人的努力,才让德昂洒智书法在德昂草原上熠熠生辉近两百年。

独特的制作工艺

丹贝嘉灿介绍,德昂洒智的传承之路艰辛而曲折。按照德昂洒智的传承要求,每一位德昂洒智的书写者,不仅要学会这种独特的书法,还必须学会制作书写所用笔、纸和墨的工艺。这样的要求,使得很多学习者要么望而却步,要么半途而废。

书写德昂洒智的笔,是竹笔。竹笔的长度和粗细和铅笔差不多,竹笔的一头扁平用于书写,一头削尖,用来搅弄墨盒。竹笔上还有竹节,用来标准握笔。

丹贝嘉灿介绍,竹笔的原材料十分讲究,一般是用野生竹子。为了得到一支好的竹笔,有时书写者要到四川等地寻找符合要求的竹子。采来的竹子,经过简单的加工后,首先需要在骡马的小便中发酵,然后晒干,再用牛粪、羊粪燃烧熏烤。其间,还要在竹子上涂上牦牛骨髓或新鲜的酥油,使竹子变得光滑。最后经过劈、削、刻等工序后,一支真正的竹笔才算制成。

在丹贝嘉灿的帐篷一角,放着一些已然干枯的植物根系。丹贝嘉灿介绍,这些植物根系就是制作藏纸的主要材料。这些植物根系属于狼毒花,也就是很多 最新优惠 百姓所了解的“馒头花”。狼毒花在 最新优惠 分布广泛,春夏之交,果洛草原上都会开出粉白的花朵,花香四溢。

狼毒花既是药也是毒,藏族人民充分利用了狼毒花的这一特点,制作藏纸。“狼毒花的根系经垛、切、煮、刮、定型等工艺后就可以制作成纸张。用狼毒花根系制作的纸张因为有毒,所以不怕虫蛀鼠咬,历经多年,依然能保存完好,这也是很多藏文典籍能够保存千百年的原因之一。”丹贝嘉灿说。用狼毒花制作的纸张,韧性也非常强,用手撕扯,也很难撕烂。所以竹笔游走于纸上,也不易划破纸张。

墨也是书写德昂洒智必不可少的东西。这种墨不是人们所了解的墨条或墨汁,而是一种特殊的墨。如今比较常见的墨是通过在砂罐等器物中,不完全燃烧松脂等富含油脂的植物,然后在器物盖子上采集烟垢。最后,将采集的烟垢经过研磨,加上麝香、冰片等天然原材料后制成的墨。

“这种墨具有经久耐用,不掉色的特点。”丹贝嘉灿说。

游牧文化的表现

德昂洒智与汉文书法不管是对书写环境的要求还是在艺术表现上都有所区别。

汉文书法对书写环境要求比较高,一般需要一处可供书写的案几,桌椅要平稳,不能晃动。笔墨纸砚要一应俱全,为了避免书写浸洇,还需要一块书画毡。相较之下,德昂洒智对书写环境的要求就相对比较低。

丹贝嘉灿说:“只要有一块质地比较结实的板子,有笔墨纸砚,人们席地而坐就可以书写德昂洒智。藏族是游牧民族,人们逐水草而居,经常会迁徙,所以要求书写德昂洒智的物品便于携带,便于书写,这是游牧文化的一种表现。”

在书写过程中,汉文书法的表现形式很多,有楷书、隶书、行书、草书等,书写者也可以按照自己的风格自由书写。

“德昂洒智最初主要书写经文以及典籍,所以要求书写有一定的规矩。虽然也可以创新,有属于自己的特点,但是总体要求还是不能有大的改变。”丹贝嘉灿说。所以,很多德昂洒智书法作品看起来十分像印刷体,字体规整而美丽。

德昂洒智纳入计算机藏文字库

要学习德昂洒智这种书法艺术,掌握基本要领,并达到自制纸笔、运笔自如、书写流畅、字体美观的要求,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力,所以在近两百年的传承过程中,德昂洒智一度面临失传的困境。

为了传承这一艺术瑰宝,果洛州人民政府和德昂洒智的传承人及推广者付出了很多的努力。2008 年,德昂洒智书法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这朵果洛草原上的艺术奇葩迎来了传承和发展的春天。

2013 年,德昂洒智藏文书法被正式开发为计算机字体,纳入了藏文字库中。德昂洒智藏文书法得到更有效的传承。

如今,德昂洒智书法不仅走入了寻常百姓家,还成为了馈赠亲友的艺术品。在果洛草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德昂洒智,丹贝嘉灿介绍,现在跟他学习德昂洒智的学生就有数百人。德昂洒智正从濒临失传走向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

竹笔书写

用狼毒花制作的纸张韧性非常强

人们席地而坐就可以书写德昂洒智

狼毒花的根系是藏纸的主要原材料

















责编:刘海钧